李宏烨之后,交大人有话说观察者 - 2014世界杯荷兰vs西班牙

李宏烨之后,交大人有话说观察者

2018-09-12 21:18:02
李宏烨之后,交大人有话说观察者 2018-08-13 09:15:26

当然,李宏烨和郑钰对相声的钻研让我佩服,模型的建构也颇为漂亮出色,是个好的论文题目,也充分体现了交大一贯以来的实证主义精神(因为是水帖,还没仔细研究过他的模型,我怀疑他少了一些变量,比如受众知识背景)。但艺术终归与科学不同,社会科学可以勉强做到模式化,但是人文艺术很难,它的本质是情感,这个很难做出严谨的界定。对于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,我想评判的最好标准,也正如郭德纲在节目上所言,就是商演的情况。象牙塔虽然在高出,但终归平地起高楼,学问高于生活,但终极关怀依然是人类自己,若学问不能尊重和适应这个社会,那就是忘了本。

谈回李宏烨的“公式相声”和相关理论,我个人认为主要问题有两个。一是因其研究对象多为交大在校生,样本太小且单一,所以结果是有相当大的偏差,在此理论指导下的喜剧创作很难契合普通观众的喜剧审美,这也造成了在更大的舞台上,其表演效果往往远不达预期。第二是因为交大创作的相声几乎全都是对口相声(或群口),从这个素材库归纳出来的理论只能在对口相声的范围内成立,无法套用到单口相声上,这也是为什么李宏烨甚至会提出“单口相声不是相声”的说法,主要就是做完这个必要的切割之后,他的理论才能一定程度上自洽。

我个人比较关切的点在于从他最近几年以及节目中的交流方式来看,李宏烨有一点走上“民科”的路线了。“民科”的特点大家可以去搜一下,基本上就是认为官方是错的,只有自己是对的,拒绝承认既有的专业规范,拒绝专业的基本训练,拒绝同行评议,拒绝专业领域的批评。民科往往“希望一举解决某个重大的科学问题,试图推翻某个著名的科学理论,或者致力于建立某种庞大的理论体系”。我这里再援引一段对于民科的比较经典的特点描述:

最后我想说一下,就是李宏烨对相声的理解仅能代表他个人,无法代表上海交通大学相声协会的其他在校和已毕业的成员,李宏烨的喜剧审美和价值判断也仅代表他个人,无法代表上海交通大学其他师生校友的喜剧审美。我希望大家在做批评和讨论的时候,还是能够理性一些,就事论事,就人论人也行,攻击面不要扩大到整个交大。“交大毕业的怎么这样”之类的话,我看了其实心里是挺难受的。

谈回李宏烨的“公式相声”和相关理论,我个人认为主要问题有两个。一是因其研究对象多为交大在校生,样本太小且单一,所以结果是有相当大的偏差,在此理论指导下的喜剧创作很难契合普通观众的喜剧审美,这也造成了在更大的舞台上,其表演效果往往远不达预期。第二是因为交大创作的相声几乎全都是对口相声(或群口),从这个素材库归纳出来的理论只能在对口相声的范围内成立,无法套用到单口相声上,这也是为什么李宏烨甚至会提出“单口相声不是相声”的说法,主要就是做完这个必要的切割之后,他的理论才能一定程度上自洽。

. 他们的著作荒诞不经,大量使用杜撰的术语,就像是疯话。”

当然 ,作为校友,无论怎么骂,面子还是要给的,毕竟相声讲了那么多,也不全然一无是处,《一块钱,走》就还算不错的作品,安利给大家。

谈回李宏烨的“公式相声”和相关理论,我个人认为主要问题有两个。一是因其研究对象多为交大在校生,样本太小且单一,所以结果是有相当大的偏差,在此理论指导下的喜剧创作很难契合普通观众的喜剧审美,这也造成了在更大的舞台上,其表演效果往往远不达预期。第二是因为交大创作的相声几乎全都是对口相声(或群口),从这个素材库归纳出来的理论只能在对口相声的范围内成立,无法套用到单口相声上,这也是为什么李宏烨甚至会提出“单口相声不是相声”的说法,主要就是做完这个必要的切割之后,他的理论才能一定程度上自洽。

李宏烨是天津人,对相声的钟爱自不必说,但我亦在天津度过了最好的年华,对曲艺也耳濡目染。高学历的相声演员虽然屈指可数,但并不是凤毛麟角。南开国乐相声协会就出过很多得到行家认可的能手,我昔日段姓同窗,留在南开文学院攻读博士,依然活跃在舞台上,插科打诨,说学逗唱,让人印象深刻。

最后我想说一下,就是李宏烨对相声的理解仅能代表他个人,无法代表上海交通大学相声协会的其他在校和已毕业的成员,李宏烨的喜剧审美和价值判断也仅代表他个人,无法代表上海交通大学其他师生校友的喜剧审美。我希望大家在做批评和讨论的时候,还是能够理性一些,就事论事,就人论人也行,攻击面不要扩大到整个交大。“交大毕业的怎么这样”之类的话,我看了其实心里是挺难受的。

很多朋友提醒我看一下《相声有新人》里交大博士夫妇李宏烨郑钰的表演片段,问我怎么看。因为我在交大时也在交大相声协会说过四年相声,和李宏烨也是同级,所以做一个简单的说明:

我个人比较关切的点在于从他最近几年以及节目中的交流方式来看,李宏烨有一点走上“民科”的路线了。“民科”的特点大家可以去搜一下,基本上就是认为官方是错的,只有自己是对的,拒绝承认既有的专业规范,拒绝专业的基本训练,拒绝同行评议,拒绝专业领域的批评。民科往往“希望一举解决某个重大的科学问题,试图推翻某个著名的科学理论,或者致力于建立某种庞大的理论体系”。我这里再援引一段对于民科的比较经典的特点描述:

对照李宏烨在节目上和采访中一些言论看,我觉得是比较契合的。很多朋友非常不理解李宏烨为什么如此不尊重其他参赛者和前辈,但如果基于“民科”的行为模式来看,就都比较好理解了。“民科”的热情往往很高,但很难对行业有实质性的促进作用,反而有可能会损害行业良性的发展氛围,我对此表示很担忧和遗憾。

“美国著名科普作家马丁·加德纳给西方的科学妄想家画过像,归纳出他们作为妄想狂的个特点:

李宏烨和郑钰又火了。

. 他们认为自己受到学阀的歧视和打压;

我个人比较关切的点在于从他最近几年以及节目中的交流方式来看,李宏烨有一点走上“民科”的路线了。“民科”的特点大家可以去搜一下,基本上就是认为官方是错的,只有自己是对的,拒绝承认既有的专业规范,拒绝专业的基本训练,拒绝同行评议,拒绝专业领域的批评。民科往往“希望一举解决某个重大的科学问题,试图推翻某个著名的科学理论,或者致力于建立某种庞大的理论体系”。我这里再援引一段对于民科的比较经典的特点描述:

李宏烨和郑钰又火了。

责任编辑:翦痴凝

标签